首页 > 金融 > 银行 > 正文

经济工作会议:更重防控金融风险

2016-12-19 09:40 财经信息集网 www.wcgabx.com 【字体: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呼伦贝尔旅游,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0470u.com

成人动,中国周边安全环境,90团队

? 本报记者?杨志锦?实?习?生?李卓亚?北京报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高杠杆,高房价,地方债,P2P非法融资,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从金融的角度来说,这些都是风险点。”12月16日,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金融深化的过程中,风险点已不是孤立的,而是跨市场交互影响,因此金融协同监管亟待加强。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称,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会议也表示,要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假如银行的坏账大幅增长,不管是哪个地方的,都会带来一些面上的风险。所以管好风险点,就是要管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风险点。”左小蕾表示。

  详解“一批风险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近三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整理发现,中央对金融风险的关注不断强化。

  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未提及金融风险。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市场则对风险点展开猜测。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未指出具体的风险点。不过会议提到“要抑制房地产泡沫,防止出现大起大落”。而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提到地方债风险和非法集资。

  根据财政部披露的数据,截至2015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为16万亿,当年末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财政部相关部门多次表态称,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是局部地区存在风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从债务率(政府债务余额/综合财力)来看,2015年年末贵州省以189%的债务率居首。此外,辽宁、云南、内蒙古的债务率也超过100%的警戒线,四个地区财政金融风险相对较高。

  今年12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则称,一些领域金融风险显现。一部分市场分析人士则将其指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攀升以及企业部门杠杆高企。

  银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49万亿,不良贷款率攀升至1.76%。三季度末,关注类贷款占比为4.1%,创历史新高,关注类贷款很可能转化为不良贷款。

  企业杠杆方面,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截至2015年9月底,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达?166.3%。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其他国家数据对比发现,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居于首位,高出发达国家平均值80个百分点,高出新兴经济体国家平均值66个百分点。

  “高房价、汇率风险、债市的杠杆风险都是目前的金融风险点。”东方证券(15.540,-0.05,?-0.32%)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金融风险点已经不是孤立存在,而是可能交互影响。当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杠杆率仍然高企,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上升,股市、债市、汇市、货币市场等风险因素已成交互影响之势。

  除股市波动外,去年互联网金融风险暴露增加,如云南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兑付危机、e租宝等案例。近期债券市场违约增加,货币市场流动性也趋于紧张,不同金融市场之间的传导更加明显。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金融风险有所积聚”。

  一年前,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起草的有关情况向全会作说明时表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发展明显加快,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特别是综合经营趋势明显。这对现行的分业监管体制带来重大挑战。

  习近平当时还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加强金融监管提出了完善监管协调机制的改革任务。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

  “我们目前的金融监管体系存在的最大结构性风险,就是一边力推混业经营,一边坚持分业监管不变。”国研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对于地方债问题,财政部已经进行了8万多亿的地方债置换。这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而针对不良贷款高企及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问题,目前决策层已经在采取措施化解,如市场化债转股。

  10月1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称,除国家另有规定外,银行不得直接将债权转为股权。银行将债权转为股权,应通过向实施机构转让债权、由实施机构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的方式实现。

  目前工行、农行已发布公告称,拟设立资产管理公司,专司债转股业务。国有大型银行债转股业务陆续展开。

  而对于跨市场的金融风险,亟需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经过近一年的讨论后,目前市场上形成合并一行三会、保留央行及合并三会成立金融监管委员会等多种方案,但这些方案都存较大争议。

  今年12月10日,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对于监管体制改革,简单合并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要将市场、金融行为连接起来看,金融监管需要有一个系统性的考虑。”

  “严格监管将是一个趋势,金融本来就是个高风险的领域,不能放松监管。”左小蕾表示,“金融市场是非理性的市场,监管是必要的,而且严格监管是跟金融高风险特点相匹配的。”

  (编辑:张星)

作者: 综合 来源: 新浪网

财经信息集网